吧唧啾咪啵啵

扔个文包

氪星蛙阿寺:

一个 ao3上内马尔相关同人的文包 链接放评论


都是我觉得特别好看或者设定诱人还没看完的文...包含的cp有:梅西/内马尔,c罗/内马尔,哈梅斯/内马尔,皮克/内马尔(斜线全部有意义)


有几篇是想要特别推荐的,等有时间了写个推文贴...

【皮法】电话里的童话

千钟酒:

好想把时间线强行拉回没表白前,还是暧昧不清时候打嘴仗更过瘾(。不是




情节相关事件的时间点未考据,与现实出入处权当私设(。不要脸




慎入




---------------






04


“到家了?”赛斯克耸着左肩将电话夹在耳边,手下不停搅拌着刚加热好的饭菜。他已经迫不及待想享用自己的晚餐了。


 




“刚落地。”杰拉德·皮克没有夸张,仍在跑道上滑行减速的飞机是真正意义上的刚落地,“晚饭吃了吗?”




 


“正在。”赛斯克刚往嘴里塞了一大勺,他的声音听起来嘟嘟囔囔,好在皮克能听得懂。




 


“是我中午给你做的海鲜饭?”赛斯克看不见皮克笑眯的眼,但他能听得见。




 


“不是。”赛斯克搅弄着碗里的饭,他在寻找最后一个大虾。




 


“不是?”皮克笑的更深了,他简直不忍心拆穿。但原谅他还是没忍住拆穿,“噢,Maki!你不知道你口是心非的时候有多甜。”




 


“嘿!你在说什么?”赛斯克有些恼羞成怒,皮克的话让他联想到了一些脸红心跳的事。




 


“我说这次的虾有点少,下次我会记得多放点。”杰拉德·皮克见好就收,但显然他也想到了什么,并颇为意犹未尽地回味了起来。




 


“还有玉米粒也要多一点!”赛斯克挑剔地要求着,用恶狠狠的语气虚张着声势——他急于转移皮克之前的话题。




 


“好的。我会放一百粒玉米。”皮克想不出什么理由不去配合赛斯克拙劣的顾左右而言他的表演——他的此刻正欲盖弥彰的害羞的Maki,简直甜的要他的命。




 


赛斯克忍不住翘首期待皮克口中的下次。他骗不了自己——虽然他不准备承认——他确确实实已经开始想念他的Geri了,尽管三个小时前他们还在一起。




 


但赛斯克还想要报复一下皮克,为他不止一次地取笑自己的口是心非: “笨蛋皮克,你数的清一百吗?”




 


“嘿,伙计,你在质疑我吗?”皮克难以置信的语气被电话无限渲染夸大,传到赛斯克的耳中又酥又麻,还有点痒。赛斯克忍不住笑了起来。




 


“是。”他迅速承认,语气颇为嚣张,“我很怀疑。”




 


“我明白了,babe。都怪我昨晚做狠了,让你累到直接睡着。”皮克故意将后悔不迭的语气说得咬牙切齿——天知道如果不是怕赛斯克真的下不来床,他到底能做到多狠。




 


皮克突然明白为什么赛斯克喜欢这种口是心非的小把戏。听着电话那端突然急促的喘息,皮克觉得调戏自家的爱人真的是这世上最好玩的游戏:“你忘了以前失眠的时候我怎么哄你睡着的?嗯?”




 


赛斯克开始后悔了,他不该挑衅杰拉德·皮克。赛斯克告诉自己不要听那头皮熊满嘴胡吣,又觉得他该屏起有些粗重的喘息。但事实上他什么都做不了,像是被那低沉的声音蛊惑,赛斯克的眼前纷闪而过的尽是皮克字字句句描绘的画面。




 


“记不记得?我给你数过星星、数过绵羊,最后连足球都数到了几百几千还是没用。Cesc,亲爱的,我知道你记得。我最后数的是谁?告诉我。”




 


“是Leo。”赛斯克忘不了那些夜晚,“你给我数,一只Leo,两只Leo。”




 


那是皮克刚到英国的第一年。初来乍到的是他,人生地不熟的也是他。每周末开车几个小时去给好友做饭的是他,晚上还要陪睡陪聊天要陪哄入眠的也是他。




 


“我还吃过Leo的醋。生气你一听到他的名字,都不用数到一百就能睡着。”皮克说着说着就笑了起来,“喂!我说你不会是因为这个就质疑我不会数数吧?”




 


“这还不够吗?”赛斯克和所有被宠坏的小孩一样,总爱无理取闹到底。为什么不呢?既然他有恃无恐。




 


他记得皮克当时还试图数他自己来为他安眠。他又是怎么拒绝的?




 


他好像伸长了胳膊去捂身旁人的嘴,必要的时候还会手脚并用地压住他——手环着肩背、脚环着腰。这些动作赛斯克闭着眼睛就能完成。然后——依旧是闭着眼睛——他还会将头埋在好友的耳边无比笃定地说,“一个Geri。只有一个Geri。”




 


“无所谓,会不会数数又有什么关系呢。”杰拉德·皮克从来不是斤斤计较的人,更何况他现在再不用乱吃飞醋,“反正我们已经找到了更好的睡前助眠运动。” 




 


皮克没有忘记自己还在机舱里,他有意压低的声线让赛斯克恍若回到前夜:“告诉我,babe,Cesc,我的Maki,你喜不喜欢?”




 


那个时候赛斯克正被皮克突然停下的冲刺动作吊得心痒难将,情.欲.上头的男人分不出心思去想身上人的叵测居心。他只是将环在皮克腰际的腿紧一紧——就像是夹一夹马肚催促马儿快跑一样——但是皮克不为所动。




 


赛斯克有点着急,他挣脱自己被压在头顶的手胡乱打向皮克的头、肩,和胸口——可惜他手边没有马鞭。赛斯克只是想要皮克别停下,他想催他继续、快一点,可那头大熊却像脱力一般重重地倒压在他的身上。他们下.体.相连,胸口相贴。皮克用手往后顺着赛斯克前额汗湿的头发,除此以外他一动也不肯不动。




 


杰拉德·皮克就是故意的,赛斯克很生气,显然这又是他的一个恶作剧。赛斯克一边推搡着快把他压.死在床上的皮克——老实说他宁可被他干.死.在床上,一边向后挪动着自己的身体。赛克斯的意思很明显,不做就滚——如果该死的笨蛋皮克真的敢那么就让他去死吧。




 


体格的差异让赛斯克的反抗在皮克眼里不过小打小闹。他拦下赛斯克乱挥的双臂,追着他退避的方向重重一顶——果不其然的听到一声猝不及防的呻.吟。皮克嗤嗤地笑了起来,他怎么可能放过赛斯克?




 


一夜没睡还赶了最早一班飞机到伦敦,杰拉德·皮克完全可以恬不知耻地承认他这一趟就是为了来.操.法布雷加斯的。或者,如果要细细探究起来,皮克觉得严格意义上应该说是法布雷加斯邀请他来.操.的。




 


他等了这个邀约十几年,没理由不多收点利息。




 


“Babe,告诉我,告诉你的Geri,你喜不喜欢?”其实皮克并不比赛斯克好受,他忍了太久,想要发泄太多。但他足够顽劣,更想看到爱了十几年的人在自己身下意.乱.情.迷、主.动.求.欢。




 


赛斯克做的已经很好了——皮克奖励般的吻了吻他的唇——从他开门让他进来的那一刻起,皮克就感受到了赛斯克的热情。他们那个互相吞噬的吻,从门厅毁天灭地到卧室,回到赛斯克还留有余温的床上时,他们身上的衣服早已不见。赛斯克本来也没穿很多,皮克的动作更是迅速。




 


但皮克此刻连个吻都不肯深入。赛斯克恼火极了,他异常委屈,甚至有点想哭。他只是想要他,法布雷加斯只是想要杰拉德·皮克。为什么他不给他?




 


“Geri…”他委委屈屈地开口,之前的火气一点不见,“Geri…”




 


就是这样——皮克不能更兴奋——就是这样!




 


皮克只是想听到赛斯克的声音。上帝啊,要知道从进门到现在他们已经吻遍了彼此的全身,但在这两声呼唤前皮克还没听到赛斯克吐露半个字。他想听他说点什么,只要是用他那不能更好听的嗓音以及不能更性.感.的语气,随便说点什么都行。




 


杰拉德·皮克知道法布雷加斯想要他。那些充满渴求的眼神和动作,还有他主动送上来的自己,随便一点就能让他欲.火.焚.身、几要爆炸。




 


皮克是个执着的人,他只是想听赛斯克将欲.望.直白地讲出来。现在他听到了,他的赛斯克在叫他,那样脆弱又无助,仿佛他存在的意义与生命的欢愉全要仰仗他。皮克再不能更兴奋,也再不能更忍耐。




 


他已然爆炸,裹挟着他全部的存在意义与生命欢愉:“Oh,babe,Cesc,我的Maki!我爱你…爱你,爱你…”




 


皮克再一次没有得到赛斯克的回答,但他并不气馁。他终于下了飞机,却依旧在坏笑:“得了吧,Maki。直接点,说你喜欢。我知道你喜欢。”




 


事实上皮克很在意这个问题,因为前夜做到最后他也没能哄赛斯克说一句喜欢。




 


皮克对自己的技术有信心,而且照顾到赛斯克是第一次他也表现得足够体贴。最重要的是他爱他,赛斯克也爱皮克,没有比因为彼此相爱而做.爱.更熨帖的情.事。皮克记得三个小时前他不得不去机场时,赛斯克望向他的眼神中浓重的缱绻。




 


他不忍多看一眼,也不能多看一眼。皮克甚至开始后悔。为什么昨晚没有再多吻一吻爱人的眼?为什么没抱他更紧一点、做时更用力点?为什么没坚持要听他亲口说喜欢?




 


哪怕是说不喜欢,他也还可以曲意逢迎——用他喜欢的姿势、偏爱的力度,随他要狠.狠.撞.击还是细.细.研.磨.那敏.感.的一点——只要他开心。




 


只要他孤身一人时还能有回忆相伴取暖。只要他悲伤落寞时能记得,他从来都是被那个人那么那么地深爱。




 


“你知道还问我?”赛斯克告诉自己,他不能轻易妥协,否则笨蛋皮克一定会把尾巴翘上天。但他还是忍不住地心软。适度的表扬有利于进步,他这样对自己解释着,为他下面说的话开脱,“但我确实没有不喜欢。”




 


瞧瞧,别扭的法布雷加斯!




 


皮克恨不得让所有人都知道,这个说话总是口是心非、表白也要百转千回的赛斯克,是属于他的赛斯克,全世界最甜的赛斯克。




 


“亲爱的,巴塞罗那下雪了。”皮克走到了停车场,抬头望向天空中洋洋洒洒的雪花,“真想和你去坎普诺玩雪。”




 


“然后被我用雪糊一脸吗哈哈哈哈……”赛斯克下意识开口,像他无数次做过的那样,企图用一句话调笑过去。但他怎会听不出皮克语气里的伤感与期待,他知道他不该再犹豫下去。




 


事实已经向他证明,他没有比皮克爱更深,却远不如皮克勇敢真诚。赛斯克不想输给那头鲁莽的熊,也不想让爱人再苦等:“听我说,Geri,如果明天早上雪还没停,记得发个推特让我知道。我保证明年冬天在坎普诺陪你玩雪。”




 


这是赛斯克的承诺,那声Geri比在床上叫得更让皮克心动。他几乎要手舞足蹈起来,在漫天的大雪中:“我保证会用雪糊你一脸!我保证,Maki!”




 


“快回家吧笨蛋!”赛斯克突然觉得分别似乎也没有那么难耐,当他确定自己很快就会回家时。




 


“呦呵,Cesc!”皮克只是很想大喊大叫,再吹一吹口哨,于是他就这么做了——谁也不能拦住他,就像谁也不能拦住想回家的赛斯克。




 


赛斯克听见电话那端接二连三响起的汽车警报。他有些担心兴奋不已的皮克会不会做出诸如砸车之类的疯狂行为,但他已经不想去管了。他只想和皮克一起大笑,大声到盖过所有的喧嚣,笑到全世界只剩下他们彼此,或许还要留下那根在无数个日日夜夜为他们表情达意的电话线。




 


“我爱你。”




 


“我也爱你。”




-Fin-



这会不会太甜了啊!???!CD是王道啊!

有好心人知道CK文「比肩」的。。。??想看完,可是下载的文档显示TBC 。。。

【21授翻】In better light, everything changesChapter14

TwentyOne:

Twenty One:短信文完结撒花!21内部的译名是千里姻缘一线牵hhh


Anyway, 高考前最后一天,21在这里祝高考党旗开得胜!如果点开了本文,食用完毕尽快去睡觉吧~ 


泥萌期待的海盗文15章正在赶工,译文会在后天为大家奉上~


预告:接下来将有一篇新文出炉,21的第二部短信长篇,期待吧米娜桑!


警告:本章爆字数,图片巨烧流量,点开慎重!!!


PS:本章的BGM个人认为是grease里最好听的一首,期待塔塔的演绎❤




P.P.S:组内临时技术组对全部49张分辨率400的图片进行拼合,最后Po出三张分辨率72格式为jpg的长图。如果手机端无图片显示请耐心等待片刻或尝试多次刷新。最终仍无显示内容或有其他技术建议的请在评论区留言或私信技术组成员恩佐,谢谢大家的支持。


=============


授翻合集▶


【TwentyOne21】短篇合集


【TwentyOne21】中篇合集


【TwentyOne21】长篇合集


过往BGM合集▶


Skam同人文BGM


原文链接▶


in better light, everything changes(TimeInABottle)


传送门▶


👤Chapter 1 👤Chapter 2


👤Chapter3 👤Chapter 4


👤Chapter5 👤Chapter 6


👤Chapter7 👤Chapter 8


👤Chapter9 👤Chapter10


👤Chapter11 👤Chapter12


👤Chapter13


🎵BGM▶Those Magic Changes (From "Grease Live!" Music From The Television Event)


============= 



 








-THE END-

【21授翻】That's not my name-Chapter12

太棒了,感谢原作者,感谢翻译21

TwentyOne:

Twenty One


三月愉快~


扭腰旅游推广大使安利达成,21一位小姐姐收到哥大offer啦~


结尾big surprise! 下章完结,大家可以去AO3评论哦,作者欢迎催粮喂梗233






授翻合集▶


【TwentyOne21】短篇合集


【TwentyOne21】中篇合集


【TwentyOne21】长篇合集


原文链接▶


That's Not My Name-(cuteandtwisted


传送门▶


🐤Chapter1  🐤Chapter2  


🐤Chapter3  🐤Chapter4  


🐤Chapter5  🐤Chapter6


🐤Chapter7  🐤Chapter8  


🐤Chapter9  🐤Chapter10


🐤Chapter11


🎵BGM▶I'll Follow You






悲剧地告诉大家,此文又被挂了,所以我们走了微博,点此传送门


大概被乐乎盯上了???